我们的口号:创造卓越,集体给力

1-2月我国进出口总额同比大幅增长

一、前两月我国进出口总值大幅增加,贸易顺差减少
2021年1-2月我国进出口总值54,41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2.2%,其中出口总值30,58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0.1%;进口总值23,83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4.5%贸易顺差6,759亿元。
综合来看,由于2020年的1-2月为我国疫情最为严重时期,我国政府处于控制疫情考虑,采用了停工半停工等严格的疫情防疫措施,及时有效的控制了新冠肺炎的传播。但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对于当期进出口数据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使本年进出口数值进行同比比较的时所采用的基期数据处于较低水平,因此,今年1-2月我国进出口各项指标呈现一定程度的报复性增长也属于意料之中。
1:2021年1-2月我国进出口同比比较表(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国家海关总署

考虑到2020年1-2月为贸易逆差且金额较小,因此同比比较法不具可比性。如果以2021年1-2月贸易顺差算术平均为基础同2020年12月进行环比比较,则2021年1-2月贸易顺差的算术平均数较2020年环比减少34.61%。

贸易顺差的环比减少,我们认为主要由两方面原因造成:一是境外疫情有所缓和,境外主要经济体逐渐恢复生产,对于我国工业品的需求有所减少;此外1-2月系我国传统节日期间,各项生产指数均处于1年当中的较低水平。我们预计,如果全球疫情疾控形势进一步向好,不排除贸易顺差进一步减少的可能。

二、欧盟、美国等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金额增长显著

2021年1-2月我国同欧盟地区贸易总额7791亿元,同比增加39.7%;同美国进出口总额7163亿元,同比增长69.6%;同日本韩国贸易总额分别为3492亿元和322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7.4和23.6%。

表1:2021年1-2月我国主要进出口国别表(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国家海关总署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今年1-2月我国贸易伙伴中,整体呈现出疫情控制乏力的国家与地区,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较高,而疫情控制较为完善的东亚等国家和地区,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较少,两者呈现出一定的正相关关系。这和疫情影响本国工业生产带动对境外工业品的需求有一定的相关性。这一现象同2020年下半年的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数据的增长数据变化不大。

除此以外,1-2月我国同澳大利亚的进出口贸易总值为1961亿元,同比仅增长14.2%,主要是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和澳大利亚外交关系呈现紧张趋势,双方的贸易摩擦有所加剧,我国政府对于澳大利亚诸多农产品和铁矿施加了进口限制,因此总体进出口总值同比增加值较低。

三、集成电路对于进口的需求依然存在较大的依赖性

从进出口产品分类来看,我国目前对于集成电路对于进口的需求依然存在较大的依赖性,2021年1-2月我国进口集成电路964亿个,进口总额价值人民币3762亿元,两者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36%和25.9%。

紧随其后的是对于原油,铜,铁等原材料的需求,原油进口总额2213亿元,铁矿石进口总额27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铁矿石进口数量为18151万吨,同比仅增长2.8%,但是进口金额却同比增长50.8%,可以认为是既受到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国际趋势的影响,同时也和我们与澳大利亚贸易冲突后减少了从力拓、必和必拓等澳洲大型铁矿企业的采购有一定关系。

在出口产品方面,纺织品和服装分别出口总额分别为1444亿元和156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0.2%和40%。

表2: 2021年1-2月我国主要进出口商品种类表(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国家海关总署

2020年下半年我国出口总额大幅增长,贸易顺差不断扩大,如我们之前所判断的那样,随着贸易顺差的扩大,人民币升值的趋势将会有所放缓,因此,自2021年2月初,人民币兑美元自1:6.43位置有所回落。

需要注意的是,有报道称,拜登有计划于3月末4月初颁布新的2.25万亿美元的一揽子基础设施和就业支持计划。随着美元进一步放水,我国是否会紧随其后,采取对应增加货币供应量的货币政策,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动态平衡,无疑将对汇率指标产生不确定影响,也将进一步影响到2021年剩余时间的进出口指标。

(文/姚承之)